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说真道假话红楼熙凤篇

时间:2019-09-14 07:02: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兴儿对尤二姐有过这么一番说词:王熙凤是“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尤其是“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这几个字,二百多年来,简直就成了对王熙凤的“品德评语”了。可兴儿的话可信吗?他的话明显带有讨好尤氏姊妹的嫌疑。
197 年次接触《红楼梦》时,也许是单纯,也许是受了当时政治大气候的影响,感觉到王熙凤这个人特别可气。也就是说,对兴儿的话深有同感。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前八十回、后四十回的概念,更不知道后四十回是不是曹公写的,总是把一百二十回的内容当作一个整体来读。当我读到王熙凤设掉包计李代桃僵、黛玉魂归离恨天的那几回时,对王熙凤的痛恨啊,简直是无以复加!或者可以这么说,就是因为这个,我根本就无法去认真地公正地思考评判王熙凤这个复杂的人物及其性格思想等等。
鲁迅在他的《中国小说史略》里说过:“至于说到《红楼梦》的价值,可是在中国的小说中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其要点在于敢于如实描写,并无纬饰,和从前的小说叙好人完全是好,坏人完全是坏的,大不相同,所以其中所叙人物,都是真的人物。总之自有《红楼梦》出来以后,传统的思想和写法都打破了。”鲁迅的这番话,对我们读明白《红楼梦》是有很好的指导作用的。《红楼梦》中的人物就是这样,好人不会什么都好,坏人也不会完全都坏。我不敢判定王熙凤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不寻常”,决不可用简单的好或坏来界定。王熙凤是这么一个无法“以简单的好或坏来界定的”的典型人物。
王熙凤如果是一个真实的人物,那她一定做过许多坏事恶事。《红楼梦》中所罗列的只能是极小的一部分。每个读过《红楼梦》的人都可以随口说出几桩她的恶行。据我猜想,印象深的恐怕就是计赚尤二姐并将尤二姐逼上绝路那件事了。毋庸否认,王熙凤确实做得太狠太绝了,但如果不那样做,她还是王熙凤吗?一般来说,无论男女,在情感问题上,都会有极强烈的排他心理。这种排他心理,往往会让当事人失去理智,做出非常极端的过激行为。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王熙凤当然也一样,这在她做生日那天就有过很明显的表露。但那件事怪谁?她是个明明白白的受害者,按理说,大家应该好好同情她,好好劝慰她,狠狠惩治贾琏才是。可事实恰恰相反,王熙凤反倒不明不白地成了个被人嘲笑的醋坛子。别人的话且不论,只看看贾母的那番轻描淡写的话吧:“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看看,这算什么话?设想一下,要是当初贾母她们几个“领导人物”不放过贾琏,认真地做一番文章,结果会怎么样?王熙凤是聪明精明的一个人,当尤二姐那边东窗事发后,我想她不会不考虑过向“领导”反映的,只是反映了又怎么样?有谁肯帮她?又有谁肯为她说一句公道话?前车之鉴啊!怎么办?能做的,王熙凤只有“自己救自己”了。
客观地说,在处理尤二姐事件上,王熙凤做得确实是歹毒了一点。但是,如果我们来一个换位思考,结果又会怎样?一般人总认为,尤二姐是个弱女子,是无辜的。然而,现实生活中碰到像尤二姐这样的人,人们又会怎样想?尤二姐值得同情,可要是她自己检点些,岂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再说,她为什么看上贾琏而抛弃穷得要讨饭的张华?至于贾琏那个坏种,就没必要多费口舌了。这件事上,如果说尤二姐是活该,那肯定是太过分了。只是,把罪错全推在王熙凤一个人身上,实在也是有失公允的。
说到底,在对男女关系问题作评判的时候,即使到了今天,许多人仍带着男尊女卑的心态思考。更可悲的是,甚至连女人在看待类似的事情上,也总是习惯性地指责女人。所谓“男人一朵花,女人一个疤”,就是这种观念的反映。我们在书中,并没有见到明确描写王熙凤淫乱的情节,可以拿来作为佐证的,好像也只有刘姥姥初进贾府时那一段描写:“那凤姐只管慢慢的吃茶,出了半日的神,又笑道:‘罢了,你且去罢。晚饭后你来再说罢。这会子有人,我也没精神了。’”有些版本里,似乎还有王熙凤“脸一红”之类的话。于是,就有人合理联想到焦大惊世骇俗的“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的话了。但即使是“脸一红”、“出了半日的神”,又怎么能联上……我们看到的却只有王熙凤对贾瑞那色狼的大义凛然。再退一万步讲,即使王熙凤真有什么“越轨”之事,又怎么样呢?许贾琏一个又一个的胡搞,为什么王熙凤就不可以?道理似乎很简单,因为她是女的。女的,不要说不能红杏出墙,哪怕是他的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闹出风流韵事来,你也只能听之任之、开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才是所谓的“贤德”。否则,你就是不守妇道的大醋缸。
有人把王熙凤比作曹操一类的奸雄,细细想想,还真像那么一回事。至少,王熙凤也是个敢作敢为的人。“弄权铁槛寺”那一回,王熙凤向那个老尼姑宣称:“你是素日知道我的,从来不信什么是阴司地狱报应的,凭是什么事,我说要行就行。”王熙凤还真是这样说也这样做了。不说在铁槛寺里答应老尼姑的勾当,在贾府上下,她使的毒辣手段,也着实不少。但我们只要仔细想想就会发现,她做的事,大多都是有“起因”的。贾瑞可不可气?且不说是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的那副嘴脸放在任何女子面前,不起鸡皮疙瘩才怪!王熙凤给过他警示,希望他知难而退。可他不听,反而变本加厉地穷追猛追。如何了结这桩公案?我觉得王熙凤的做法并没大错。说实在的,她还算是顾全着他贾瑞以及整个贾氏宗族的面子的。如果张扬出去,会怎么样?至于后来贾瑞正照风月宝鉴,那是他的个人行为,与王熙凤并无关碍。还有,王熙凤对赵姨娘母子,当然也是很狠的。但那对宝贝是好东西吗?面对着他们老干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歪事儿,作为当家人,王熙凤能不顾不管吗?再说,王熙凤事实上也没对那娘儿俩怎么着,而那赵姨娘的歹毒劲儿,比起王熙凤来,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损招儿,完完全全是想置王熙凤与宝玉于死地。可又有多少人说过赵姨娘狠呢?也许,是因为赵姨娘是一个似是而非的弱者吧,而人总是同情弱者的。但同情弱者起码也得讲是非对错。
王熙凤有一个罪名是高鹗们强加的,那便是开头提到过的“掉包计”。我始终不相信王熙凤会向老祖宗出这种馊主意。首先,王熙凤肯定不会喜欢宝钗做自己的弟媳。她是聪明的人,不会看不出宝钗才是她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吧?保险的办法,便是让对她了无威胁的黛玉做宝二奶奶,事实上,早提出二玉婚事的正是她王熙凤。不要把“你吃了我家的茶”的典故当作随心所欲的笑话。依我的看法,即使别人想出“掉包计”,王熙凤也会反对或阻挠的。要是轮不上她说话,充其量她也只会作壁上观。
王熙凤的锋芒毕露不是一成不变的,到后来,连她自己都觉得应该少争强点儿了,因为,她已然明白很多事并非她真能做得了主的。这一点,从贾赦要娶鸳鸯为妾与抄检大观园两件事上就可以看出。那些事,都是邢、王两个既无用又歹毒的夫人在操纵。邢、王二人各有各的盘算,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便是她们都想弄掉王熙凤,自己取而代之。依王熙凤的性格及故事发展的走向,结论只有一个,二玉的爱情悲剧与王熙凤没有关系。
王熙凤是一位极能干的人物。冷子兴曾说她“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而周瑞家的则说她“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这些看法,应该都不是错。贾府家大业大,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来来往往那么多事,主事的却只有王熙凤一个,没有过人的治家本领和手腕,能压得了阵势?用她自己的话说:“咱们家所有的这些管家奶奶们,那一位是好缠的?错一点儿他们就笑话打趣,偏一点儿他们就指桑说槐的报怨。‘坐山观虎斗',‘借剑杀人',‘引风吹火',‘站干岸儿',‘推倒油瓶不扶',都是全挂子的武艺。”即便是这样,王熙凤的才能也无法在自己家(荣国府)里施展,好在秦可卿之死给了她一个做“客卿”的机会,让她大大地过了一把瘾。

共 22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这是《红楼梦》中对王熙凤的判词。对于红楼里的人物,历来评家们评价不一,而本篇在此基础上对王熙凤的解读有着客观的认知和理性的评价,具有一定的学术性。读书长学问,祝此生书香。【编辑:铁禾】
1 楼 文友: 2012-07-2 22:55:08 在封建那窒息的时代,有如此能干的女人实属罕之.在贬的同时,我们更应从历史背景上去看待人物.
2 楼 文友: 2012-07-24 01:2 : 7 为作品加分送榜.感谢对栏目的支持.期待更多佳作. 漠视三千
 楼 文友: 2012-07-24 09:52: 4 树大招风,当权者更是被关注的对象,我对王熙凤的感观和作者一样的,说这话实在是讨便宜,呵呵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什么牌的拉拉裤好用
小儿眼屎多
婴儿有眼屎是怎么回事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