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英国再启联邦化进程苏格兰独立公投输赢待定

2018-11-05 09:25:11

英国再启“联邦化”进程 苏格兰独立公投输赢待定

华夏时报 王晓薇 北京报道

“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但这可能是开始的结束。”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这句名言适用于许多事情,特别是在关系到英国本土的事情时尤为合适。

9月19日,苏格兰民众以55比45的决定性结果宣告他们仍将留在英国,这的确令人欣喜,然而作为这一结果失败的一方——45%,大约160万苏格兰人投票支持终结他们与英国长达307年的“婚姻”关系也无法令人忽视。

为了安慰这些“失败者”,9月22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其官邸表示,他将赋予苏格兰更多的权力。

然而下放何种权力,在何种程度上下放权力,以及在怎样的范围内下放权力等一系列问题的走向都有可能将刚刚保持住统一局面的联合王国再次带向未知。而这种未知感还有可能会传染至欧洲全境。

苏格兰没有输

如果仅凭借独立公投的结果来判断输赢,毫无疑问输家是苏格兰,但如果以公投的过程以及目的来判断,苏格兰似乎又是赢家。

9月22日,卡梅伦与其所在政党——保守党高官就“苏格兰问题”召开了会议,他表示将在税收、福利和开支三方面赋予苏格兰议会新的权力,同时与卡梅伦做出相同承诺的还有英国副首相、自民党克莱格和工党米利班德。

苏格兰此次公投的核心诉求就是提高自己在经济自主方面的权力,虽然在英国政府亮出商业与英镑这两大武器后,苏格兰的独立能力遭到质疑,从而导致了此次公投的失败。但作为慰留苏格兰的礼物,英国政府还是满足了其扩大经济自主性的要求。公投失败不仅没让苏格拉彻底打消独立的念头,还为其卷土重来提供了可能。

首先,在税收方面英国政府将向苏格兰议会释放更多权力,苏格兰议会有可能在设定税率上拥有更大的灵活性,尤其是在商业税方面,苏格兰议会很有可能会通过调低税率来吸引更多的企业进入苏格兰。而其中作为苏格兰税收的重要来源——北海油田税收收入的80%都很有可能会被返还给苏格兰。

其次,作为此次公投失败的教训,如何减低对英镑的依赖度也将成为苏格兰与英国政府博弈的关键。苏格兰议会有可能会考虑通过独立发行货币,利用联系汇率制度,采取紧盯英镑的方法(像港币与美元一样),间接地使用英镑。但这样做的前提是,苏格兰政府必须储备有大量的英镑,以便可以随时依照固定汇率进行交易。按照英国央行行长卡尼此前的估算,为了保证固定汇率交易的稳定性,苏格兰需要储备1320亿至1630亿英镑的外汇。目前,苏格兰三大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苏格兰银行和克莱兹代尔银行都有权在英国央行的监管之下,发行自行设计的纸币,这些纸币虽不印有女王像,但在货币性质上一直被视同英镑。

另一增加外汇储备的途径就是发债。独立公投的失败也为苏格兰继续躲藏在英国强大的AAA信用评级之下发债提供了可能。根据2012年通过的《苏格兰法案》,苏格兰政府将获得独立发行债券的权力,而该项政策将于2015年开始,按照规定,苏格兰政府每年将可以直接在国际资本市场中发行约240亿英镑的债券。

,也是与苏格兰独立民意支持度关系为密切的一方面——即福利待遇。正是在苏格兰民族党提高社会福利、养老支出等承诺下,该党成为了苏格兰议会的大党,并终成功推动了此次独立公投。然而即使公投失败,民族党也并未食言。在英国三大政党所承诺的向苏格兰议会下放的权力中,苏格兰议会将获得独立决定国家医疗体系资金支出的权力。英国公共开支一向是按照诞生于1979年的“巴奈特方案”进行分配的,按照该方案,英国财政部将负责制定分配给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的公共开支方案,目前,苏格兰每人获得的预算已经高于英国其他地区的平均值。一旦苏格兰议会在国家医疗体系资金支出上享有更大话语权,那么这将意味着苏格兰从英国财政部获取的财政返还比例将大幅提高。

“我们的公投是一个协商和决定的过程,苏格兰多数人决定在这一阶段不独立。”9月19日,在独立公投结果揭晓后,苏格兰首席大臣萨尔蒙德表示,尽管这位有志成为苏格兰“国父”的苏格兰民族党党魁在愿望落空后,依旧用平静的语气接受了采访,但是他言辞中的“这个阶段”还是带有一丝警告。

苏格兰虽然现在投了反对票,但是在换取了更大的自主权后,再过几年他们的答案也许会有所不同。“不要看我们还落后多少,而要看看我们已经走了多远。”萨尔蒙德写在个人推特中的这句话似乎更加意味深长。

英国没有赢

独立公投失败,并不足以填补苏格兰与英国政府之间的的隔阂,而英国政府为了挽留苏格兰所作出的放权承诺则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联合王国的分裂。

9月23日,为了安抚自己所在的保守党成员对进一步赋予苏格兰议会更多权力的不满情绪,卡梅伦表示他将同时在英格兰立法方面赋予英格兰议员更多的发言权。9月20日,卡梅伦设立了一个新的内阁委员会,该委员会的主要职责便是就“西洛锡安问题”(指除英格兰以外的地区是否有权对英格兰事务投票),而这一问题的核心便是英国分权问题。

传统意义上的英国其实是由四个“构成国”组成——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北爱尔兰。除英格兰外,其余三个“构成国”均有自己的议会,在很多地区性事务上享有高度的自决权。而由于各地区均在英国议会中拥有席位,在很多情况下关于英格兰问题的讨论则要参考其他地区议员的意见。为了让保守党成员同意赋予苏格兰更多权利,也同时为了避免让极右翼政党英国独立党(UKIP)在英国议会中获得更大的空间(该政党在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已经成为了英国大党),卡梅伦将赋予英格兰议员在英格兰问题上更大话语权作为了交换条件。然而,这个交换条件却遭到了工党的强烈反对,苏格兰一向是工党选票的大本营,在苏格兰选区工党有41名议员,如果一旦失去这41票的支持,在英国下议院的许多重大表决中,工党都有可能无法获得过半票数。“影子”内阁的教育部部长崔斯特瑞姆·亨特表示,卡梅伦正在给工党制造一个“大象陷阱”,从而将工党永远地隔离在执政党外。

然而工党也并非是“冤死者”,它目前所面临的“陷阱”,恰恰是17年前,工党布莱尔执政时所倡导的英国地方自治运动留下的。当年,苏格兰人布莱尔以实现英国联邦化转型为契机,恢复了苏格兰以及威尔士议会,从而导致英国中央政府对于地区的控制越来越弱,终促成了苏格兰独立公投。如今卡梅伦要求赋予英格兰自决权的提议也只是“请君入瓮”,但是他这一行径所唤醒的有可能不仅仅是“沉睡中的英格兰民族主义”,在其他地区,在北爱尔兰,在威尔士也正在要求享有与苏格兰相等的自治权。

威尔士首席部长卡文·琼斯表示,英国的旧联盟“已经死了”。现在需要建立的是一个新的联邦化的英国,然而在新架构的创建过程中,谁都不会只甘心做一个旁观者。而英国的这种变化,还有可能成为目前正弥漫于整个欧洲的民粹主义的参照物。

在感受到了分裂的恐慌之后,英国应该做出更好的表率。

天然鹅卵石
硅胶垫片
新款手机支架厂家直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