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湖南低保乱象村官死去嘚父亲拿低保贫困老亾

时间:2019-07-14 03:57:1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湖南低保乱象:村官死去的父亲拿低保 贫困老人无救助

核心提示:湖南武冈农民对低保评选不满,送瘫痪农妇女到政府死亡事件后续:该村低保存在低保与超生乱挂钩、人情保关系保,一户多报、民主评议失效种种违规低保乱象。当地调查组核实多起违规,撤销该村多户违规低保户。

《1+1》2014年6月10日——假低保,真漏洞!

解说:

死去的父亲还拿着低保,而活着的贫困户却生无分文。湖南一村支书违规办理低保案,揭开了农村低保乱象。

湖南省耒阳市民政局段延利副局长:

全市已经清查,不符合(低保)条件的有402个。

解说:

有的把低保与超生挂钩,有的把低保与同情相连,该取消的低保没取消,该享受的低保没评上。

湖南省武冈市民政局局长苏是全:

超生也好,不交罚款也好,只要核定以后低于我们的保障线就要给他低保。

解说:

死人保、富人保、关系保、福利保,弱势群体的救命稻草如何避免成为关系户的唐僧肉。

苏是全:

这就说明我们民主评议这个过程是有问题的。

解说:

《1+1》今日关注假低保的真漏洞。

主持人董倩:

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1+1》。100块钱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无非就是两张电影票,几本书,那么对于一些爱美的姑娘来说可能这笔钱连一根口红都买不到,但是100块钱对于生活在生存线,以贫困线以下的这个人群来说却意味着能够活下去,100块钱多一点是湖南农村对这个低保发放的标准,但是就是这样的一笔小钱,当地有些村干部还动起了脑筋,打起了小算盘。我们先来看一下近湖南农村查出的违规低保案。

解说:

一个村支书竟然为本村的12人违规办理了低保,而12个违规的低保户中竟然有八个是村支书的亲属,而八个亲属之中竟然还包括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而与此同时要养活智障儿子的贫困老人王凤娥却常年无法得到低保救助。日前湖南省耒阳市潭南村原村支书黄国华违规办理低保案被媒体曝光后,舆论一片哗然。潭南原村支书黄国华已被就地免职,开除党籍。耒阳市同时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进行立案调查,被潭南村现有的低保户全部推倒重来。

湖南省耒阳市民政局副局长段延利:

基本上是这样的,推倒重来,就是重新申请,入户调查,驻村干部,分管民政的,还有民政办的同志,必须根据他的申请100%的入户调查。在这个基础上经过了民主评议,也经过了公示,又经过了乡镇党委会研究以后,再经过不低于30%的抽查,还有经过我们市民政局,社会救助局的公示,无异议以后才能审批。

解说:

现在的潭南村专门竖起了一处崭新的低保公示栏,发现在这份低保申请名单上,媒体报道的要养活两个智障儿子的贫困老人王凤娥的名字赫然在列,原村支书黄国华的亲属和亲戚的名字不见踪影。

湖南省耒阳市长坪乡乡长梁淑荣:

进行了为期十天的走访入户调查,反复核实,到今天为止拟定了69户参加民主评议的对象。

解说:

在经过个人申请及乡干部逐一入户调查后,新拟定的低保户名单已经发放到31位群众代表手中,然而在耒阳当地存在低保问题的并不仅是潭南村。借此次事件耒阳市政府部门划分多个片区,对全市36个乡镇街道办事处的重点,难点村进行了全面走访和入户调查,就死人保、富人保、关系保、福利保等违规享受低保的对象进行清理,结果又发现了数百起违规现象。

段延利:

我们到目前为止,全市已经清查,不符合条件的有402个。

解说:

湖南省耒阳市的农村低保乱象是个例吗?本月在中纪委站的通报中就有贵州省黔南州翁保村原村支书王仕才等贪污低保案,贵州黔东南州槐寨村原村支书吴述海等3人贪污低保案,重庆市南川区半河社区党委原书记李世伦骗取低保案等。农村低保乱象并不显见,而农村监管相对薄弱,低保审核易流域形式,以及农村干部一言堂等问题,又为农村低保贪污的发生提供了土壤,正如中纪委在通报中分析的那样,要强化对民生项目和资金一公里的监督管理,教育党员干部特别是基层领导干部,严格自律,管好、用好惠民资金。

董倩:

生活的常识告诉我们只要是你过的是正常的生活,那么每个月多100块钱你的生活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但是每个月如果能够多出100块钱,对于贫困人群来说他就意味着生命的保障,100块钱对于不同的人群它的意义完全不同,所以不管你再怎么贪心也不应该跟穷人抢这笔钱。但是问题是媒体暴露出来的问题,让我们看到死人、富人、有关系的人都在跟穷人在抢这笔钱,在征象占着这个便宜,我们从短片里面可以看到一个极端的事情就是,村支书,那个村子里面的村支书违规给12个人办理了低保。

我们看一下这12个人里面他七大姑,八大姨有8个,而且其中已经包括了他去世的父亲,而真该评上的贫困户,他家里有三个孩子,两个智障却没有评上,那违规低保我们现在通过湖南耒阳的潭南村看到了,但这个问题出现了以后,耒阳市这样的一个县级市就对全市的36个乡镇进行了一次普查,后来发现还有402个违规低保问题,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违规发放低保的现象不仅是在湖南,在全国各地都不显见。

我们看看中纪委近通报的一些情况,那比如说在贵州省铜仁市有一个村,它的原村主任贪污的是什么钱呢?退耕还林钱补助款,还有低保的资金16万多块钱。贵州省黔南州的一个原村支书他贪污的低保金14万多块钱,还是贵州黔东南州的一个原来的村支书贪污的低保金9万多块钱,这是贵州。还有海南省的一些地方存在着在村干部在办理低保的过程中,存在抢收手续费、应保未保、违规纳保等问题。还有河北同样的问题,你看贫困使得贫困的人群急需要这笔救命钱,而恰恰是在这些贫困的地区,越容易出现这样的一些低保的乱象。

我们再来看一下,那么在2013年新华社的是,民政部社会救助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之前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全国社会保障资金审计结果来看,尽管低保工作的成效显着,但是在一些地方仍然存在着错报、漏保、偏保等问题,那么错保率大概是4%,这个数字并不小。

在今年4月的时候,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七项法律解释,明确的说骗取社保的行为是按照诈骗罪追究刑责的,但是回到现实中你会发现,农村低保的乱象的原因却是千奇百怪,我们继续往下看。

解说:

儿子超生为什么连累自己评不上低保,两个月前湖南省武冈市向东村村民艾绍,金多次向县乡各部门反应了自己对低保评选问题的不满。

湖南武冈市晏田乡向东村艾绍金:

彭兰英(村支书)一句话,她说国家的计划生育没有过关,我儿子的计划生育不关我的事,她为什么一直到现在没有给我们解决(低保)这个问题。

解说:

当地村干部说,有超生的家庭不能评低保,艾绍金认为自家条件比村里评上低保户的人家还差,老伴儿瘫痪,四个孙子孙女留守在家需要照顾。

武冈市民政局副局长苏是全:

超生也好,不交罚款也好,只要是他的家庭人均收入核定以后,低于我们的保障线,就一定要给他低保。

解说:

国家相关规定中没有把低保与计划生育挂钩的相关政策,但把低保与超生相挂钩的做法在农村却相当普遍,艾绍金的二嫂王春娥患有智障,丧失劳动力,加之丈夫早逝,住房倒塌,即便如此,二嫂王春娥也因为儿子超生没有评上低保。

苏是全:

她符合单纯提出申请的条件,困难家庭中丧失劳动能力,且单独立户的成年,重度残疾人,村干部可能对这个政策的了解还不是很熟悉。

解说:

应该成为低保户的人家,因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没能评上,而远远超出低保评选标准的人家却在享受着低保。据艾绍金反映,原村支书曾令强因贪污被免职,但他至今却在享受低保,当来到曾令强家时不巧的是无人在家。

你们多久没见到他了?

艾绍金:

两至三年。

两至三年他都在外面打工吗?

艾绍金:

一个月现在一般给也就赚两千多元。

解说:

据了解,广东、广西等地2013年工资标准每月都超过1200元,而评选低保的标准是家庭成员人均月收入不超过165元,打工的收入应该远远高于低保标准。后经武冈市民政局调查组的初步认定,曾令强不符合低保标准,应予撤销。

苏是全:

解说:

在调查中还发现,向东村低保名单中还存在一户多报的问题,按规定低保金是以户为单位申报和发放,但向东村村民曾玉美和彭远征夫妻却是按两户四个名额领取低保。找到了曾玉美以他为名开户的这个存折显示,他和老伴儿每月在一个存折上领取两个人的低保金。

武冈市晏田乡向东村村支书彭兰英:

当时应该是办了曾玉美(低保存折)。

你觉得重复申报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彭兰英:

那我也想不起来。

采访

武冈市民政局副局长苏是全:

(重复申请)持续好几年了。

那就好几年都没有发现这个。

苏是全:

对,因为村干部是清楚的,他为什么不向县里反映这个是重复,应该说他们是负有的。

解说:

截止到今天,武冈市民政局调查组表示向东村41户低保名额中有四户人是违规低保,当即予以撤销,还有一些低保户因为在外打工联系不上,是否违规有待进一步核查。

董倩:

基层农村的工作是千头万绪,有些事情、有些工作它的难度超乎我们想象。从片子中我们可以看到,把低保跟超生给挂上钩,那么一方面的确是保证了计划生育工作的落实,但是另外一方面它却伤害到了低保户的生存底线,怎么看待这两者的关系,接下去我们就连线一位专家,来自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崔红志,崔先生您看我们看到低保和超生在挂钩,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为村干部想一想,他们可能有难言之隐,因为他们一定要完成一些工作的指标,可能不这么做就完不成,您怎么看?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崔红志:

您好,这个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把这个低保与一些计划生育其他的一些工作中挂钩这种现象是比较一个普通的一个现象。我们觉得这个地方政府以及村干部为了工作便利性,把这种做法确实提高了他们工作方便性,但是对这种制度来说,这个衡量是给变味了,因为低保是一种兜底性社会保障制度,它保障的是人类一个基本的生存权,是否有这个享受低保的一个标准就是家庭收入和经济状况,对这个计划生育或者说其他的一些政府的一些工作,基层的工作应该通过其他合理的方式解决。

董倩:

崔先生您的意思是任何事情应该有一个轻重缓急,在低保和超生的问题上是不应该相提并论的,应该是先保证低保之后,然后再逐步的去解决超生的问题。第二个问题给您,就是往往贫困的人在乡村里面也是弱势群体,在话语权上可能也是弱势群体,他可能不会有能力去来维护,来使得自己能够有能力获得这样的一个低保,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当他们没有能力去维护自己权益的时候,谁能来为他们说话,谁能来保证他们能够得到低保。

崔红志:

这个需要要求低保应该严格的程序,低保就是保护弱势群体的一个基本生存权益的,在这种设计操作等等一系列方面,这个是做到公开、透明让群众自己来评选,而不是由村干部、基层政府说了算,或者说在这个衡量低保对象的标准方面执行了一些扭曲的标准。总而言之把计划生育作为一个标准就弱势群体排除在外了。

董倩:

您说到了一个标准的问题,计划生育和这个超生和低保挂钩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比如说我们拿湖南农村做例子,每月收入165元这是一个门槛,这是一个标准线。但是现在问题是什么呢?165块钱怎么能够算出来,因为有一些贫困户他可能有孩子在外面打工,貌似他每个月有一个固定的收入,但是大家都知道打工者流动性是很强的,也许现在有工作,过一段时间没工作了,也许现在工资高,过一段时间就工资低了,那么这个贫困的发放标准,这个165块钱怎么能够统计出来到每一户。

崔红志:

这是农村低保与城镇低保的区别,就是农村收入特别难衡量,很多收入是实物收入,这个实物收入很难货币化,测量是非常困难,统计出来了,测量出来了,实际上上级政府审核起来也是很难的,所以说就造成了执行的时候也很难。另外一个情况刚才您说的湖南165块钱的标准,这个实际上在160块钱这个是上下的家庭非常多,所以说就造成了一种谁该得低保,谁不该得到低保,这种情况大家都差不多,你得了我心里不服气,我得了你心里不服气。

董倩:

好,非常感谢崔先生。低保刚才我们说到,低保的评选这个程序是非常严格的,但问题是现实生活中出现了一些不应该享受低保的人,他一路上过关斩将他拿到了低保,为什么呢?继续往下看。

本台刘楠:

向东村是一个有1100多人的贫困村,能否评上低保指标其实关键的环节就是在这里,也就是说在提出申请之后村两委员的30多名代表要在这里进行一个民主评议会,终来决定结果。但是问题也出现了,村民申请低保是否能够如实被报在这里。艾绍金他的二嫂王春娥是符合这个低保条件的,但是她的名字从来没有在这里被大家评议过。

艾绍金:

为什么没有给她(王春娥)低保,所以要给我们讨个公道。

解说:

按照规定低保评选有严格的程序,评选后要在村子里公示,但是很多村民表示没有见过公示,甚至连谁是低保户都不知道。

武冈市晏田乡向东村村民:

这个低保评定其实有一些事情是秘密的,我们在旁边的还有的不知道,比如说我们后面那家吃上低保了,可能不说我们真还不知道。

解说:

曾女士说如果不是采访,她甚至都不知道邻居盖三层小楼的曾辉家竟然也是低保户。按照规定村两委会对申请人员的民主评议应有详细的评议记录,但是翻阅了向东村村委会近几年的工作记录,发现2012年没有评议记录,2013年的记录甚至直接写到了低保关系户的问题。

(记录上)杨玉美是七组唐圣亮的户头,唐圣亮的低保是由唐圣亮关系弄来的指标是什么意思?

彭兰英:

当时那个人写出来的,他的弟弟犯了法,判了死缓,他的侄儿是个孤儿,当时他弄来的指标。

解说:

关系户、走人情、弄指标都在无形中影响着低保户的公开评选,家有楼房儿子又外出打工的原村支书曾令强,即便不符合低保条件,但是村两委的民主评议还是给了他三年的低保资格。

彭兰英:

当时只看到他生病,他不能走路,民主代表他们都看到他可怜,因为他们党员经常生活在一块,他们清楚了,他们提名的。

解说:

按照规定经过村委会民主评议后的低保名单,乡政府应该进行信息核对调查。但是在乡民政所,负责人却告诉我们乡里的低保申请备份被上一任工作人员弄丢了。

苏是全:

有几次经手人,可能是工作上的一些疏漏。

档案资料丢失了。

苏是全:

档案资料我们还是要查,是谁的还是要追究。

董倩:

贫困的农民怎么能够得到这样的低保呢?我们先看一个大概的程序,首先是村民要自己提出申请,然后村委会要入户调查评议公示,接下去再往上到乡镇进行审核,再往上报到市县的民政部门进行审批,然后再回到村委会再次公示,这个时候才能够发放,程序是非常严密的,但是现实中出现了钻孔子人。接下来我们继续连线崔先生,刚才我们看到了程序,也同时看到了短片中呈现出来的一些各种各样的情形,比如说给那个老的村支书给他就发放这个低保,也就是人情低保,那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崔红志:

这种现象人情保、关系保应该也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关键就是没有按程序做,另外上面这种监管也不到位。

董倩:

还是个监管的问题。

崔红志:

对。

董倩:

那再有一个你看在农村,因为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在一个有限的村落里面,谁家穷,谁家富,大家心里都是很清楚的,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出现富人评上了,但是穷人没评上这种现象?

崔红志:

说农村熟人社会透明度很高,实际上在这个数据采集方面实际上有很大的优势,如果说利用好这个优势可能会避免一些,不该得到低保的人得到低保。恰恰是因为这个是虽然有这种优势,但是没有按照这个规范操作,村干部是自己确定,或者大家都不知道,所以说你就没有利用社会这种资源,所以就造成一些人情保、关系保。

董倩:

不,大家的意思就是说恰恰是一个熟人社会,比如说穷人应该享受低保,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当他没有享受到的时候,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

崔红志:

因为穷人没有参与进去,低保比较的选择过程这种。

董倩:

就是还是刚才我们说到那个话题,他没有一个话语权,他进不去这个圈子里面去被评议是吧?

崔红志:

对,他这个是评议者是村干部,或者是村民代表,一般的人甚至连低保的程序是怎么走的他都不知道,他没有参与进去,所以说他这个就没有话语权了。

董倩: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评农村低保户应该说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就像刚才咱们说的可能不断的是发生变化的,就是这个能够遴选出谁应该接受,因为不是说你今年接受了,可能明年就继续接受,这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怎么能够保证这个动态的过程一直是公平,而且是公开的?

崔红志:

这个往往现在农村这种情况评选评进去容易,淘汰出去难,出现这种情况一个原因刚才这个农村收入是难以衡量的,审核难这个大的背景有关系。

董倩:

好,非常感谢崔先生给我们的解读,我们说让社保能够很的发放到每一个需要他的人,除了一些我们现有的手段之外,还有一些补充的手段,比如说可以引入第三方,只有上级政府村委会,还有民间力量共同作用,才能够使得低保在阳光下运行。

原标题:湖南低保乱象:村官死去的父亲拿低保贫困老人无救助

稿源:人民

作者:

企业的网站建设注意什么,这几点推荐你看看
打开微商城很卡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就业 微店如何推广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