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女鬼修真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轮转珠

时间:2020-02-15 20:19: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女鬼修真记 第一百三十三章、轮转珠

什么?至阳真尊的儿子?

宛若心中存疑的最后一丝侥幸,终于被这句话直接掐死了。怪不得父亲从不训斥他,怪不得他一求亲父亲就允了,怪不得他那么做父亲却只会训自己。原来……原来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哪怕连父君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要真尊一生怒,他们全家都得死光。哪怕父亲也逃不过。所以她的生死不过是在他一念之间的事。

宛若苍白着一张脸就遁走了,远远看着那朵仙云被她驾得歪七扭八。

苏荃看着冷笑,净尘却是眉头蹙起走了进来:“你若是想结这个善缘,何必吓唬她?顺着她的心意把她哄开心了,浩天真君那边自然会对你另眼相看。可是……她变刚强了,浩天真君未必欢喜,那个人就更不会高兴了。”一个软弱柔顺的妻子或许无用,但至少不会碍眼。可若是变得刚强,许多事便会横生掣肘。“你这是在给自己找死。她自己活了快二百年了都浑浑噩噩的,你去替她操那份心干什么?”

她为什么要替她操心啊?或许,她只是为曾经的苏荃操心。若是,若是她早知道一些事,或许她便不会死。就算打不过最后被杀,她也宁愿是自己技不如人,而非毫不知情,在别人眼中如同蠢猪一般的被宰杀。她并不是喜欢这个宛若,她的性子一点也不合她的眼缘。可是……看着她这般傻乎乎的样子……她就突然想苦笑。曾经她以为自己足够机智聪颖,可是她特么的连怎么死的都没搞明白。如同蠢猪一般的被人活生生宰掉……

“师兄,你最近几天干什么去了?”净尘不管白天去哪里忙,晚上却总会回来的。可最近连着四五天了,她都没看到他回来。“出什么事了吧?”

净尘左右瞟了瞟后,苏荃将三元居封掉

。然后,便见净尘把她拉到了一边坐下,低声道:“引仙台的日子快到了,真尊准备带门中弟子前往引仙台。这几天掌门召集了各峰的主事去商量。师父正在炼宝,便让我去了。日子订在一个月后。”

什么?引仙台?苏荃掰了掰手指……可是。她对计数根本不在行!

净尘看得窝火,狠狠拍她脑门:“你气死我算了。难不成我还能算错不成?”

“师兄,我不是说你算错了。我是说……我特么的筑基已经百年了,还结不了丹。气死我算了。”上次引仙大会她就筑基有些日子了。这次尼玛她居然还是筑基。这日子没法混了!

提起这事,净尘也头疼。可:“你现在不方便结丹了。掌门的意思是我师父还有你都要去,另外开阳峰还要再出六名结丹修士。”

“这是为什么?咱们开阳峰的弟子向来是不参战的。”

“是不参战!可是你别忘了,天地异变后引仙台万恶渊都被飘到了外海。我们得先去了中枢岛,才能再乘宝船去那边。到了那里后。还要先通过万恶渊才能进到引仙台去。昊天门的人传讯说是他们不参加了。可派到玄天宗的人却说他们准时会到。到时候我们不但要对付万恶渊里的妖兽陷阱,还得对付玄天宗的人!法宝兵器受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真尊的寿元已经不多了,所以这次是真尊要咱们师徒三人全去做后援。”

原来如此。可是:“呆在船上怎么做后援?”真有个什么事,黄瓜菜都凉了。

净尘的眉头已经彻底拧在了一起:“所以我们得和他们在一起。参战!”

“参战?”苏荃的双手一下子握紧:“看来真尊对于此行的成果势在必得了。”居然连开阳峰的弟子都出动了。“那其它峰呢?”

“一样!七成以上的弟子全部要参战。”

“真尊就不怕被人喘了老窝?”以前可都是留下一半的弟子在门里。到了引仙台后,还要再留一半的弟子在宝船上做接应。

净尘长叹出一口气:“这是真尊的命令。”

――――

二人半晌无言,然后便整理精神开始商量具体事宜。要带哪六个结丹修士去参战?明知是一场恶战,肯定没人愿意去。硬性点名,只会招来愤恨,所以苏荃提议抽签。净尘同意,然后便把开阳峰上所有的结丹修士都叫来了。之前的兽潮大战中。开阳峰在外面的弟子死了很多,但结丹修士只陨落了一两个。他们大部分都喜欢呆在门里,所以伤亡很小。将近三十人听完净尘的话后,果然都沉默了。大家修到结丹都不容易,谁也不乐意去淌那浑水。于是,便有了后来的抽签。灵宝座下有四名弟子躺枪,外面的那些寄居在这里的结丹弟子却只有两个人。

净尘把这数字报了上去,沐阳真君并不太乐见这样的结果。毕竟灵宝弟子们的炼器水准是要比其他那些寄居弟子强的。但这既然都已经抽完了,也不好再多生事端,便同意了。然后。他便打发了净尘先走,留下了问瑾。

“问瑾,怎么最近没见你来天权宫玩啊?”

苏荃低眉敛目:“一来是弟子最近忙着结丹之事;二来也是知道各位师兄都受伤了,弟子来这里可能不太方便。”

沐阳真君眼中精光一闪。语气却温和:“你这孩子,还是在记恨本君不成?不过吓吓你而已。阿澈舍不得,我就只能依他。”

是吗?苏荃没有回答。沐阳真君顿顿后又道:“这次去引仙台,情况十分险恶。你是个女修,平常又不怎么到演武堂对战。所以我的本意是不用你去的。可是,真尊直接点了你的名。我也不能不同意。”

至阳真尊点了她的名?苏荃呼吸艰难,脑海中疯狂运转着此举背后的各种可能性。上面的沐阳真君看到这丫头的脸色,终于舒心了些:“你也不怕担心。惊雷和我说过了,他愿意把你带在身边。当然,那一队还有阿澈以及另外十名结丹修士,都是门中数一数二的好手。你们这队是从正东进入极恶渊。离内陆与宝船都是最远的。本来应该让你师父去,可是秦崧说这队的剑修多,你在里面好发挥长项,所以便把你调了进去。”

苏荃眉头动了动,牙根咬紧。秦崧,尼玛,老娘和你不共戴天。

沐阳真君笑意更深,招手把她叫到了近前,然后指着案上的一张地图给她看:“不过你也不要生气。这条路上会经过一处秘地。那里面有样东西你是肯定会喜欢的。”

“什么东西?”

“就是这里。”沐阳真君的手指指在了岛东面的一处水潭一样的地方。

苏荃仔细看:“这里似乎是个水潭?”

“对!这个潭叫一生潭。方圆只有十丈,却深不见底。潭中有一种凶鱼,还有一种珍贝。那贝中有一种宝珠唤作轮转珠。”

“轮转珠?”她没有听说过。

沐阳真君深深地看向她:“不怪你没听说过。这消息可是门中机密,全中元大陆也不会有超过三个以上的人知道。这轮转珠……上次现世是两千年前的事了吧?是昊天门内的一位女修得到的,后来辗转落到了至阳真尊手上。此珠对控制体内的灵气有绝妙的辅助作用。不瞒你说,真尊其实是四灵根。”

什么?四灵根?“不可能!四灵根怎么可能修到……您的意思是说,这个轮转珠可以将体内的各种灵气任意转换?真尊虽是四灵根,可有了它后却和天灵根无异。甚至比天灵根更好。”一般的天灵根只是有一种天赋,可若是此珠可以任意转换体内灵气的话,那么这一刻是火系单灵根,下一刻就很有可能是木系金系水系……亦或者:“真君,此珠只能五行转换?有没有可能变成雷风冰?”

沐阳真君眼中的笑意已经藏不住了:“我见它的时候,还只能五行转换而已。可后来不知真君用了什么方法,雷风冰亦可转换。所以,问瑾,你到了那里后什么都不用管,只管下到潭底去弄这颗轮转珠。我已经告诉惊雷和阿澈了,他们会帮助掩护你。”

“为什么非要是我?真君,我只有筑基期而已。”

沐阳真君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一遍,此时此刻这孩子离得他如此之近,可他居然真的看不出这个孩子是个纯阴之体。可见这孩子身上必有上品法宝遮掩。而这东西的来历……可能和那能治愈结丹修士内伤的丹药有些关系。但也有可能是别的什么。修仙界之事千奇百怪什么都有,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造物主创造不出的机遇。而仙缘这东西是最抢不来的。

比方说:“你的体质!”

苏荃握紧了拳头,呼吸艰难,他也知道?他也知道她是个纯阴之体?谁告诉他的?桓澈?

沐阳真君笑着伸手拍拍她的脑袋:“所以,你若不想做秦崧的侍妾,就好好和阿澈过。阿澈是我的独子,我的所有一切都会留给他。而真尊能给秦崧的,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了。”(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