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群租房取缔为何不容易

时间:2019-08-16 19:41:2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日前,本报深入上海、天津、长春等地,寻访群租住户、中介、房东、民警等相关方,探讨现象背后的原因。

  长春市二道区商圈群租公寓需求旺、管理难

  1间卧室摆满26张床铺

  本报 祝大伟

  在长春市街边,随机向路人询问“男生公寓”“女生公寓”。一些市民跟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来,“红旗街、重庆路等大商圈外来打工的多,周边小区的公寓,街边招租的小广告贴得多了。”这些所谓的“公寓”,就是出租床位的“群租房”。

  在长春市二道区,以北方市场为核心的综合性购物商圈是长春市东南区域主要购物区。在离北方市场不远的路边广告牌上,贴满了带有“男、女公寓”字样的纸片,其间还夹杂着“插间”的招租广告。这些广告比较简单,“男生公寓”几个大字,下面就是一串号码。

  随机联系了一位房东,来到紧邻北方市场的一个小区“看房”。小区门口布满商铺,进出随意,典型的“开放式小区”。小区门口处,一栋6层高的居民楼,墙上贴着不少公寓招租的纸片,4个单元的防盗门都四敞大开,显得有些破旧。

  来到西面的单元,片警的公告牌上也被各种广告纸片占据。敲开门,眼里的“公寓”里床铺满当当的。走进屋里细细观察,大概80多平方米的房子,两室一厅,其中一个朝北的卧室由房东自己使用,剩下的屋子里上下两层的床铺贴着墙摆放,中间是过道。

  房东还没到,来自黑龙江的吴默向介绍,“咱就是个打工仔,吃穿住行能省就省。插间每个得500多块钱呢,这公寓按床铺收费,下铺一个月140块钱,上铺便宜10块。住上铺就行,每个月再加10块钱租床被子。”

  0多岁的吴默在这个“男生公寓”住了6个月,已经习惯了屋里床铺挨着床铺的。“屋里总共26张床铺,还有两三个铺空着。不满意,再看看,房东在这个小区还有几套房呢,其他小区也有,加起来得10多套房吧,都是这样的公寓。”吴默说。

  吴默在长春市一个装饰品生产厂打工,一天得上11个小时左右的班。虽然辛苦点,但每个月将近4000多元钱的收入,还是让他比较满意。吴默觉得,大家出来打工还都能有个体谅,“晚上10点就给熄灯了”。

  “房租一个月一付,交钱就能住。”这让吴默感觉挺方便,“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寓,咱们去哪将就啊!辛苦打工挣的钱,租房就得花去一大部分。住这个公寓的都是打工的,有黑吉辽的,还有南方的,天南海北的就这么住到一起了。”

  吴默住在客厅里,一个不大的客厅摆了9张床,上下18个床铺,把窗户的位置都堵得死死的。差不多每个床附近都有一个插线板,被胶带固定在床头的墙上,一些插线板上还插着充电器、小风扇等。

  房东告诉,交个身份证复印件,签个字据,交房租就可以入住,“我们不挑人,只要愿意来住就行。但是住进来的如果爱闹事,我们给退房,不让住了。”

  “别看我们屋里条件紧张点,瞅瞅外面可都是繁华的商铺。”在光鲜的商圈边缘蜗居,吴默只求住的经济和安稳,“这都是个人家的房子,我们也是正常的租户,没人来检查,房东管理得好我们就知足啦。”

  长春市朝阳区义和路派出所民警告诉,长春市公安机关对出租房屋清理整顿工作已经进行了两年。尽管“群租”公寓人口流动频繁,长春市按照“以房管人”的原则对房客身份进行登记核实,管住并督促房东及时上报信息,要求每个公寓必须设置值班管理员。

  然而,民警在工作中也面临不少困难。“群租”公寓的管理缺少相应的法律依据,只能参照旅店来管理。但民警发现治安消防隐患,却没有相应的处罚规定,“只能千方百计做工作,多督促整改。”据民警介绍,排查监督对推进“群租”公寓的管理有效果,但长期有效的监管模式依然缺乏。

  长春市部分街道上“群租”公寓的小广告普遍,市民已经习以为常。有市民表示“‘群租’公寓确实为城市外来务工人员提供了经济实惠的住所,在城市中有市场,真正取缔很难,而形成有效的监管,让公寓规范安全经营或许是个办法。”

  天津市诚基中心交通便利、管理松散

  公寓楼成为群租重灾区

  本报 靳 博

  天津市诚基中心,位于市内寸土寸金的地带南京路商圈,楼下就是公交站和地铁站。可现在,每天早晨7点刚过,家住诚基中心15层的李先生就要出门上班,“路上只有一刻钟,等电梯就得20分钟,这还是这几年政府治理多次,明显好转之后的结果。”李先生居住的公寓楼共48层,每层近20户居民,12部电梯。“按理说也能将就用,可是自从小区里出现了‘三大房’,一到早晚高峰,电梯总是要等候超长时间而且常常满员,根本挤不上去”。

  李先生无奈地说,诚基中心的业主称楼内的日租房、群租房、隔断房为 “三大房”,“这‘三大房’再加上出租给公司商住两用的房间和一二楼的底商,我们的居住环境算是彻底毁了。” 而在上,随处可见对于诚基中心隔断房、日租房的投诉,包括噪声扰民、人员鱼龙混杂、治安差等问题,在实地探访过程中,也发现诚基中心的电梯间、楼道内随处可见日租、办证甚至“上门按摩”之类的小广告,在20层以上的居住区域内,仍可见挂有“日租”“租房”乃至公司牌匾的商用租户。

  在诚基中心底商的不少小超市、饭馆里,都可以看到“出租房”的小广告,走进其中几间,除了一家中介明确表示不出租隔断间之外,其余都表示有隔断可出租。

  在缴纳了100元钥匙押金后,跟随一位年轻男子来到位于三号楼25层的一间公寓。这间原本的两室一厅被分隔成5个小间,厨卫公用,从没有窗户、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的“胶囊公寓”到带窗户、电脑桌的大隔断,有多种户型。敲击隔断房间的墙板,空洞的声音提示这只是一层薄板。“房型不同房租不同,小的750一个月,押金500;的1200一个月,押金1000,水电全包。”“需要证件吗?”看到超市贴有租房需出示证件的提示。“不用,交上押金,留个就行。”这名年轻男子肯定地说,“你要不满意还可以 天之后再来,有一个退房的,每月1000块钱,10平方米,带电脑桌和一个小衣架。但你抓紧,现在管得严,基本上没有新隔断,出一套租一套。”

  为啥诚基中心的群租房这么火?

  在房客眼中,诚基中心这类“胶囊公寓”式的群租房由于交通便利、租金便宜、管理松散,成了实实在在的“福利房”,是不少中低收入人群、特别是外来务工人员和刚毕业大学生解决住房问题的方式。“南京路这位置,附近商场多、餐厅多,打工的也多,房租水涨船高,租个老偏单至少每月 500,一个人要小2000,可在诚基800块就够,反正我白天也上班,要个那么大的也没用,还能省不少钱。”租住在诚基中心三号楼内隔断房的小伙子高建告诉,他在附近的一间餐厅做服务员,单位帮忙联系的这里,“虽然小点,但都是同事,能将就。”

  不少业主认为物业管理的松懈是罪魁祸首。“我们2009年入住时,一楼大厅的门禁是天津的,可现在呢?形同虚设!”李先生激动地说。在早晚高峰和夜间探访诚基中心,虽然每栋楼下都有保安和门禁系统,但是没有受到任何盘问或被要求打卡,而晚上10点仍然熙熙攘攘的人流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楼内居住人口的稠密。

  但是物业管理人员也是一肚子委屈,通过李先生,采访到诚基中心物业方——长城物业的一位工作人员。“诚基中心存在先天的设计不足,给后期的物业管理造成了很多困难,三幢高层,却拥有近5000个居住单元,有一层8梯 8户的楼型,甚至还有一层16梯62户的楼型,且大部分居室为中小户型。这种鸽子笼式的布局,你说里面能有多少住户是为了自己居住?”这位工作人员反问,加上诚基中心每栋楼都有数个出口,较难把控,“再说我们又不是公安局,房主只要不把房拆了,不把楼道堵了,里面乐意怎么租、租给谁我们哪管得了?单靠加强物业管理根本解决不了群租房问题。”

  上海长宁公安分局新泾派出所民警

  社区警务九成涉及群租纠纷

  本报 郝 洪

  5月9日下午,随上海长宁公安分局新泾派出所社区民警董丽娟走进天山怡景苑。小区里,满目的香樟树散发着阵阵清香。然而,走入小区某栋一楼某户群租房,大门刚推开一条缝,一股污浊之气就窜了出来,熏得人不由得后退几步。

  这套12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隔出了7间房,分布在只容一人通过的曲折走廊两侧。推开走廊尽头约50厘米宽的窄门,我们被迎面立着的活动晾衣架绊了个趔趄。房间只放了一张约1.2米宽的小床,一张约1米见方的小写字桌,两个人站在里面都嫌挤。

  “姑娘,这里可不能烧饭啊!”居委会书记张德凤拉开窗帘,窗台上堆满了瓶瓶罐罐,中间还有一个电磁炉。“我只是偶尔热点东西吃。”租客小尤的脸微微泛红。

  这样的一间屋子,月租金要1100多元。“再加点钱可在郊区租个单室户了。”董丽娟说,“这里男女混住,人员又杂,多不安全。”

  “这里离地铁近,我乘两站路就可以到公司。再远一点,交通费又要上去了,开销大不说,也不方便。”小尤说。小尤在一家企业做会计,她先生则是一家企业的销售人员。俩人一个月工资共5000多元。“我是过年后来的,住了 个月,明天就退租了。”有了身孕的小尤暂时辞掉了上海的工作,回安徽老家休养。

  天山怡景苑的群租房里有许多像小尤这样的年轻租客。“我们辖区内群租房租客大约有两种,一是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白领,一是周边楼宇中的服务行业人员。”新泾派出所副所长程敏说,“他们早出晚归,租房一般离公司或地铁比较近,方便上班。而我们这片区域,一室一厅的老公房,月租金也要4000多,他们怎么租得起?”

  “我90%的工作和群租房有关。”董丽娟坦言。自2010年开始分管天山怡景苑小区起,董丽娟的主要工作就是治理群租房,和群租房的二房东、租客斗智斗勇。

  新泾派出所辖区为城郊结合部,聚集着大量的商贸企业。“天山怡景苑2010年开盘,很多业主都是投资客。当时,房价不到2万,三室两厅的房子,月租三四千元。”董丽娟说,“一些人将这些投资客手中的房子租下来,简单装修一下,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隔成六七间,每间600—1000元租出去,从中牟利。”据介绍,天山怡景苑有住户1459户,现有群租房 8户。2010年、2011年高峰期,小区群租房在140多户。

  天山怡景苑的群租房少了,并不意味着群租房量的整体下降。“他们都转移到更远的城郊去了。”董丽娟说,“只要有群租市场存在,群租现象就无法杜绝。”

  “我们只能劝诫,根据有关处罚条例,只有判定合同违法,才能实施强制处罚,但合同是否违法,我们社区民警无权排查。”程敏说,打击群租,首要的是挤压二房东的生存空间。

  当然,既然市场有需求,就要向市场寻找药方。新泾北苑内尝试推行“回租”用于“公租”的办法颇有成效。这里空置房较多,大多一户多房,长宁区公租房运营公司将这些房源集中,和业主统一签订租赁合同,再统一装修,租给周边企业做职工宿舍。“既保障了业主和租客的利益,又便于管理。”程敏说。

  06:54 绾虫柉杈惧厠缁煎悎鎸囨暟 鏈?? 鏃ワ紙鍛ㄥ洓锛夋敹鐩樹笅璺??.95鐐癸紝璺屽箙锛??.07%锛屾姤58.....

  当前人气:0

  06:5 [褰姣忓ぉ鍜ㄨ]

  当前人气:0

  06:51 1.1.鏈挱涓荤嫭涓??棤浜岀殑'鐩樺墠澶х洏鍒嗘瀽',姣忔棩寮??洏鍓嶈鍒掑綋鏃ュぇ鐩樻柟鍚戝強鍏.....

  当前人气:0

  06:51 鐩墠琛屾儏涓嶆槸鐗瑰埆濂藉仛锛屾瘡澶╁氨閭d箞鍑犲崄涓釜鑲″弽澶嶆悘鐪肩悆锛岀湅璧锋潵娑ㄧ殑杞拌.....

  当前人气:0

  06:50 缇庝笢鏃堕棿 鏈?? 鏃??6锛??0(鍖椾含鏃堕棿 鏈??4鏃??4锛??0)锛岄亾鎸囪穼4.72鐐癸紝鎴??......

  当前人气:0

  06:47 銆愭姇璧勮祫璁??鎹獟浣撴姤閬擄紝鎴戝浗鑷富鐮斿彂鐨勫楠ㄩ鏈哄櫒浜篎ourier X1杩戞湡.....

  当前人气:1

  06:42 鏂拌偂鐢宠喘锛??缇庤鍗庣瓑 鍙柊鑲??鏈??4鏃ョ敵璐紝 缇庤鍗庣敵璐唬鐮侊細7 25 8锛??.....

  当前人气:0

  06: 6 娴峰埄杩戞湡杩樹細瑙佸埌12鍏冧互涓娿??浣嗕細鏈変竴涓緝闀挎湡鐨勮皟鏁达紝寰呰皟鏁寸粨鏉燂紝閲嶆柊.....

  当前人气:0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思连康和整肠生能一起服用吗
肠胃敏感一进空调屋就拉肚子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3

网站地图